中国女足备战奥预赛秘辛:酒店楼道热身、全队挤一个阳台呼吸新鲜空气

发表时间:2020-02-22 15:24:33 来源:足球报

记者贾岩峰报道 在全国人民抗击新冠疫情的关键阶段,中国女足奉献了一场斗志昂扬热血沸腾的比赛,对战奥预赛小组赛最强对手澳大利亚,尽管一球领先的情况下最后时刻被对手绝平,只能以小组第二的身份去跟韩国争夺奥运会最后的入场券,但女足姑娘表现出来的气势与决心,深深感动了国人。

赛后甚至有这样的评论:这是中国女足近15年来踢得最好的一场比赛。而球迷们也没有因为平局吝啬自己的赞美和掌声,球迷和媒体都普遍认为,如果能够延续这样的比赛状态和战斗精神,战胜韩国不成问题。

众所周知,女足奥预赛最早就是定在武汉打的,女足也是在武汉开始最后的备战的,但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女足的备战计划,从离开武汉到在澳大利亚被隔离,再到完成比赛,这其中的曲折和艰难,相信未来很多年都会印刻在这些球员的脑海中。我们也通过采访了解了这次备战中女足经历的一切。

▲女足队员游览悉尼

由于中国女足的奥运预选赛主场定在了武汉,因此在国内集训的大部分时间里,女足也都把武汉当作了大本营。备战东亚杯比赛之前的集训放在了武汉,打完东亚杯后,12月24日女足再次在武汉集结,进行了为期一周左右的训练,然后便飞往澳大利亚进行海外拉练。在澳大利亚两周的训练中,中国女足与澳大利亚女足联赛的俱乐部队进行了4场热身赛。除此之外,球队在储备体能这一方面也下足了功夫。贾秀全教练表示:“这一段体能和技战术的储备很关键,我非常满意球员们的态度,特别是在训练强度较大的要求下,大家都毫无保留地完成了训练计划。”

事实上在女足进行澳洲拉练的过程中,国内就已经有新冠疫情的消息不断被报道出来了,而国家队方面自然也非常关心,因为在2月份的主场比赛打响之前,女足的其他训练也都安排在武汉。当时教练组与武汉当地足协进行沟通,武汉足协按照当时武汉官方的说法反馈信息给了国家队,于是女足就在1月中旬再度抵达武汉,计划训练到23日下午解散放假回家过春节。

女足抵达武汉后,当时住在塔子湖基地附近的一个酒店,由于年前几乎没有什么其他客人,只有女足团队,这使得国家队在武汉期间处于一个对外封闭的状态,因此也就没有造成任何感染。随着爆发出来的病例越来越多,贾秀全为了安全起见,请示过中国足协后,决定提前结束集训,把原定23日的最后一堂训练课提前到了21日,然后给国家队全体成员迅速改签机票,这才保证在22日上午,除了几名武汉籍球员外,其余所有人员都在上午9时之前飞离了武汉。

而就在22日中午,体育总局向中国足协下发了通知,所有在武汉集训的队伍原地待命,不能出城,随后1月23日武汉便封城了。如果不是提前预感到了危机,女足很有可能就无法离开武汉,而至于奥预赛能不能由这支一直备战的队伍来打都不好说了。最坏的结果就是重新组建一支队伍,重新挑选教练和队员去打奥预赛。

事后很多天大家都感慨,幸好下榻酒店没有外人,幸好主教练提前结束了集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贾秀全教练那时候之所以决定提前结束集训让队员离开,尽管当时的他也不能准确判断此次疫情传染性多强,但至少他确定队员的住宿与饮食没有受到外界的污染,继续更长时间的停留下去只会增加感染的风险,为了保护队员他才做出提前离开的决定。

在离开之前,国家队给所有人都准备了口罩而且开会讲明了要求,提醒队员一定要在回家途中做好预防,而且要随时跟队里报告每个人的身体状况,这才使得中国女足整个团队虽然从武汉机场离开,却无一人感染。

▲站上赛场,他们付出的努力远比外界想象的多

武汉疫情爆发之后,可以确定主场是肯定要改地方了,因此春节期间也一直在沟通此事。最初希望能够放在西安,但是西安有别的任务所以无法承接;上海方面压力也很大,没能承接。国家队寄予希望最高的是南京,因为队里江苏队员最多,媒体一度已经报道女足奥预赛转战南京,但最终经过上报亚足联,确定由澳大利亚接手。

女足国家队大年初二在苏州集合,原本女足出征奥运会的大名单是25人,但是却只回来了21名队员,王霜,姚伟和吕悦云三人因为是武汉籍,完全出不来;而李梦雯虽然是浙江的,但是因为她去过武汉,她被所在村子的村长亲自“锁”在家里出不了门,这等于又给出征奥预赛出了一道难题。主场没了,又缺了四名队员,临时征调也不现实了,最终只能带着21名队员上路了。

在出征澳大利亚之前,女足在苏州训练了几天,在此期间女足教练组提出了几个要求:第一到达澳大利亚后能够正常安排训练,场地一定要确定好;第二,球队的食宿能够得到保证。当时回馈给女足的消息是已经在亚足联的帮助下与澳大利亚足协沟通好,他们到时候会派专人接待,全程都安排好。

中国足协希望得到书面文件的承诺,但是亚足联方面表示会从中协调,澳大利亚足协也满口答应。在女足出发去澳大利亚之前,团队所有成员都接受了核酸检测且全部呈阴性,带着检验报告单作为入境凭证。

▲中国女足在苏州市太湖足球运动中心短期训练时接受日常检查

由于飞往澳洲的航班是从浦东机场出发,而女足集训在苏州。如果放在平时,球队应该能够找到一辆大巴将她们直接送到浦东机场,但是当时各地防控情况都很紧张,能够跨省的大巴也联系不到了,因为都怕上海高速封路进不去。无奈女足姑娘们只好乘坐高铁前往上海,然后再从上海坐当地大巴去浦东机场。女足是1月底出发去澳洲,那时候疫情已经相当严重了,其实乘坐高铁对于整个国家队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看到高铁站密密麻麻的人群,教练组都高度紧张,但是为了能够前往澳洲打比赛,所有人都做好了严密防护,口罩都戴好几层,这才安全抵达了浦东机场顺利出境。

球队抵达澳大利亚后一切还算正常,澳大利亚足协专门派人前往机场协助中国女足出关,顺利抵达入住酒店。当时女足抵达的是布里斯班,就在女足抵达布里斯班的当天,澳洲发现了两例新冠状病毒感染者,都是华人,都去过武汉。然后昆士兰州的卫生局就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传递了一个错误的消息,说有一支来自中国的足球队,曾经去过武汉,来到布里斯班训练,并没有说明中国女足来到澳大利亚打重要的比赛。这个消息传递出去之后,激起了当地民众与媒体的极大不满,认为当地政府不作为,在这个时候还允许来自疫区国家的球队来训练,然后包括当地居民以及新闻媒体在内的许多人直接围住了中国女足下榻的酒店。昆士兰卫生局派出了官员来协调,在与主管女足的副主席孙雯进行了长达四小时的沟通后,尽管孙雯据理力争,但是澳洲方面的态度很强硬,坚持要把女足隔离。

原本女足姑娘们在酒店的力量房进行恢复性训练,但卫生局官员直接宣布了澳洲方面的决定:酒店的一切公用设施停止对中国女足开放,包括餐厅,健身房,甚至大厅都不可以去,与此同时把女足的35人团队安排在了两个相临的楼层,然后就把两个楼层彻底封闭了起来。女足可以说从22日离开武汉之后到抵达澳大利亚之前,没有进行过特别系统的训练,必须要进行战术训练为奥预赛备战。于是联络澳洲足协希望他们出面协助予以沟通,尽量保证女足的训练,但最终没有改变女足的窘境。

这等于把女足的备战彻底取消了,好在教练组事先有预案,改为体能训练。但是体能训练也因为缺少必要的健身房器械,只能在走廊里做一些徒手的核心力量,或者进行简单的互相传球。在这样的条件下,主教练贾秀全想尽了办法,没有杠铃,女足姑娘们就两个一组,互相做对方的“杠铃”,锻炼上肢下肢力量;为了提高心肺功能,从走廊两个尽头的消防通道进行跑楼梯循环跑。

女足所有的餐饮也都是在他们楼层的走廊里解决,训练和吃饭都是同一地点,席地而坐就吃饭。不能下楼,也无法呼吸新鲜空气,因为酒店的窗户是不能大开的。整个国家队只有一个房间有阳台,因此女足姑娘们训练结束后就分组分批的到阳台上呼吸空气。这种情况一直到确定比赛在2月7日,10日和13日进行后,6日早晨,女足才被解除了禁闭,飞赴悉尼。

▲女足姑娘们只能在酒店通过这样的方式保持训练

此次中国女足迸发出的超强执行力与团结精神,并非一朝一夕形成的,为了形成这种凝聚力,作为主教练的贾秀全做了大量的工作,无论是主力还是替补,对待每一名球员态度一致,这极大的鼓舞了每个队员的士气——不埋没每一名队员,让每个人都感受到公平,这是整个女足教练组的行为准则。

2001年出生的张琳艳是一名非常年轻的球员,是从青年队提拔上来的,在2018年永川四国赛就到了国家队报到,那时候她在很多老队员面前还有些拘谨,但是主教练不断给她鼓励,助理教练给她认真分析她的训练和热身赛数据,让她看到自己的优势,极大程度提升了她的信心;罗桂平训练态度非常积极,她作为世界杯成员,虽然出场不多,但贾秀全教练肯定了她在训练中发挥出的积极作用、对同位置的球员是强有力的竞争,充分肯定她的实力;唐佳丽也是一名非常出色的队员,她的战术执行力超强;而改变最大的是李影,队内都叫她影哥,她原本踢球有自己的一贯风格,而且她世界杯也有过进球,但是世界杯后,贾秀全教练与她进行过几次沟通后,李影比以往更加彻底地融入了球队,虽然她是进攻队员,但是在对阵澳大利亚的比赛中,她在防守上的贡献受到了全队的夸赞。

在澳洲被隔离期间,为了给球员减压,教练组也是想尽办法。中国驻当地的领事馆给女足姑娘们送来了不少中国的零食,包括中国的蛋糕,水果还有一些火腿肠和罐头。女足姑娘们就像孩子们过儿童节一样,在走廊里叽叽喳喳地领走了各自喜欢的食品,但每个人都很自觉地不吃火腿肠和各种罐头。

每隔一天训练后,贾秀全教练就会让教练组想一些益智游戏组织大家一起玩,比如说教练组成员在猜字谜上就输给了女足队员好几轮,让女足姑娘在没有训练的情况下也找到胜利的感觉。队员们表示,之所以信心这么足,是因为她们在主教练和教练团队身上看到的永远是淡定与自信,所有的困难在教练组面前都不会是问题,都能给大家一个非常妥善的解决方式。

▲这个小阳台,成了女足姑娘呼吸新鲜空气的唯一场所

本以为结束隔离一切都会好起来,可到了悉尼后的第二天,由于大雨,酒店的热水系统就全坏了,姑娘们训练比赛结束后,没有办法洗澡。无奈,只好用电热水壶一壶一壶烧开水,先洗头,然后再用热水擦身上,就这么一直坚持到跟澳大利亚打完比赛。

在中国女足为小组赛第一场比赛做赛前准备的时候,那种心情和感觉是有些压抑的,因为大家被隔离这些天没有碰球,甚至不能自由呼吸,状态都很低迷,训练的大部分时间打门都非常离谱。刚好在女足训练场地旁边的场地,就是澳洲一支青年女足球队,她们驻足观看女足的训练,经常发出集体哄笑,也大大刺激了中国女足。就在训练快要结束的时候,唐佳丽打进了一脚非常漂亮的世界波,她的这一脚进球,瞬间提升了所有队员的士气,于是训练时间又延长了一些,大家纷纷找到了射门的感觉。

首战和次站虽然说对手不是那么强,其实这个小组的形势首先是看女足和澳大利亚谁能在其他两个对手身上拿更多的净胜球从而拿到小组第一,但是体能欠佳的中国女足,前两场打到下半场都明显感觉体力不支,所以在刷净胜球上被澳大利亚领先了。最后一场比赛面对澳大利之前,大家都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不管怎样都会拼尽全力,不能给国家抹黑,不能让人看低中国队。

上半时女足打得不错,中场休息时主教练贾秀全鼓励大家,打得很好,打出了女足的精神,进攻完全可以再大胆点,两个边路可以继续给对手更大的压力,而且还补充了最重要的一句,如果输了,一切都由我来承担,你们只要你们认真执行战术就好。就在女足几乎绝杀澳大利亚时,因为最后时刻体能不佳,被对手绝平,下场时吴海燕要哭了。但是主教练安慰她说:“没关系,大家都很好,其实这场比赛我们的机会比对手多,但是因为我们的训练不足,体能还没有完全达到最佳状态,有些机会没把握住。我们原本最坏的打算就是碰韩国,下面我们继续努力就好。”

考虑到女足在澳洲的“遭遇”,中国足协也在积极想着办法。试图将女足的主场转移到泰国,那样距离中国更近一些,但是查了泰国当地天气,到了比赛时最高温度有可能达到36度,最低温度也是28度,因此经过商议还是把主场继续定在悉尼。

虽然经历了这么多坎坷,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女足姑娘埋怨或者哀叹,相反,无论条件多么艰苦,笑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她们的脸庞。也许她们不是那支具有世界杯夺得亚军实力的铿锵玫瑰军团了,但她们用自己的职业精神向大家展示出一支全新的充满希望的女足。

▲难得的放松时间

对阵韩国,是女足此次澳洲之行最坏的打算,但是也是之前做好的预案。在球队被彻底隔离之前,贾秀全教练跟队员们说了这样一番话:“无论现实如何,我们只能勇敢地面对,不能气馁,不管多久不让我们正常训练,我们都有一颗要时刻比赛和争取胜利的信心,只要这种信念不灭,我们的希望就不会破灭。这次来到澳洲可能会遇到的困难,教练组事先都有预案,因此大家不用担心训练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每个人内心的斗志和不放弃,你们最大的优势就是超强的执行力,只要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所有的一切结果都由我来承担!不要有任何压力!”女足队员们就真的像贾秀全教练说的那样,放下了思想包袱,带着超强的执行力,去完成所有的训练。

但现实也摆在眼前,韩国显然比中国在各方面都要有优势,她们有四名出色的旅欧球员,三名英超的一名西班牙的,除此之外,韩国女足没有遭遇隔离,始终保持着正常的训练状态,更重要的是,她们有自己真正的主场,而女足相当于一直在打客场。等到与韩国比赛的时候,中国女足已经远离祖国在外漂泊一个多月了,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会有一些无法抵御的疲惫,更重要的是,我们缺少足够的替换队员,尽管中国足协目前在竭尽全力帮助女足补充人员,但是最终签证能否获批是一个足协也无法控制的问题,而且就算是补充球员进来,长时间缺乏训练比赛的她们,竞技状态也很难得到保证。

韩国在各方面的工作都非常细致到位,在中国与澳大利亚的比赛中,裁判组中就有韩国成员,裁判的判罚大家都已经看到了,主队优势明显。不能说韩国从中做了什么,但是确实在整个比赛中我们吃了亏,最终导致女足只能面对韩国,而韩国肯定更倾向于选择中国而不是澳大利亚作为她们的对手。那么到韩国客场比赛,会不会再遭遇类似的裁判问题,这都是未知数,即便遭遇,也只能凭借自己的顽强精神去战胜与克服。但最重要的是女足能够继续保持目前的这种竞技状态和斗志,无论结果如何,让大家看到真正的希望与足球精神。

或许这次女足备战奥预赛是近些年来最艰苦的,但是也是最愉快的,因为所有人都在逆境中感受到了彼此的镇定、团结,乐观与顽强,如果这些能够作为传统被传承下来,才是中国足球真正的财富。

皇冠hg888手机版